您当前的位置:
拾遗南充:追忆阆中古城
2018-03-07 16:16来源:南充网络电视台

我该从哪一年去回忆阆中,到我真正要下笔的时候,却不敢写了,好像我一动笔,就像在作茧,我被自己的回忆裹住,突然阵阵难受起来。

我先想到了在我生命伊始的十八个年头里,我胆怯地跟着父母往来于南充与阆中之间,如果是周末,车子会开到嘉陵江边一个港口,那里有一条驳船,我会在那条船上,从车上下来,紧紧地攀上栏杆,踮脚去窥视,那艘船实在是毫无美感,锈迹斑斑,甚至破败,但是我却很欣喜,因为我两侧都是风平浪静的江面,浩瀚无边,那么旷阔的嘉陵江,我却能横渡,尤其是行至江心,这种心情更甚。对驳船更深刻的印象陪着它一起搁浅在那个港口,在高速公路贯通两座城区以后,回忆的兴致都被磨碎了。

其实阆中在我去过的古城里既不是规模最大的,也不是保存最完好的,但是却实实在在是最安静的,丽江太喧嚣了,物欲缠着街上酒吧的霓虹招牌,被烘出迷烟,人们兴奋地在街上走,好像脚下踏的石板都是夜店的地砖,一座城市都不得安宁。以前的阆中甚至在回忆的渲染下都泛着古色的光,中药铺里人来人往,隔壁的包子店卖了一屉又一屉小笼包,华光楼偶尔才开放一次,登高的人哼哧哼哧地喘着,楼梯嘎吱嘎吱地当和声。白天人就不算多了,夜晚更少,古城还是民居,晚上往往一条街都关了门,只有路灯几座,游人几个,到了去年陪朋友回去,虽然不再是黑灯瞎火,却依然静悄悄的,只有华光楼那一块多了几个卖唱的学生,有一点人气。无论再怎么修缮,古城都是年迈的生灵,安静是必需品,却能敲响游人心里对历史的尊敬。

在很多年以后,我和别人谈及阆中,恍惚之余依然能感受到一种厚重感,人文底蕴固然重要,但异乡求学,更温暖人心的是属于故乡的红尘气息。历史能讲给别人听,回忆却只能被捂在心口。在我陪朋友的那次旅行中,深夜十一点多我站在华光楼前,听别人唱了一段《牡丹江》。

“到不了的都叫做远方,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”。

什么也说不出口的我,站在原地,站在人群里,像一个游客,为陌生的歌手送上掌声。

游子归乡,洗不尽风尘,不过平凡一路人。

 

浙江传媒学院 张翊民

[版权申明]图片来源于网络,版权属于原作者。

[侵权处理]图文无从溯源,如涉版权问题,24小时内删除。

[联系方式]邮箱:2868361806@qq.com

友情链接
Copyright (C)2013-2014 ncntv ALL Rights Reserved 南充网络电视台版权所有 川东北第一视听综合门户网  南充市广播电视台新媒体发展部主办 ICP备案:蜀ICP备13005550号-1   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308247 技术支持: